夜幕下的坚守-----致敬我区防控一线的“守夜人”

2020年02月25日 来源:

夜幕降临,万家灯火。疫情之下,小城的夜晚少了些熙熙攘攘的人群,少了些孩童在广场上的嬉笑声,也少了些律动的音乐和欢快的舞蹈。然而就在这一片静谧中,有这样一群人,在寒冷而又寂静的夜幕下不声不响地充当着我区防控一线的“守夜人”。

“ 全区的安宁,我们来守护!”

一顶由塑料膜搭起的简易棚子,里面放着一张行军床,一台电暖器,外面的桌子上放着登记册和体温计,这就是九龙街道设立在黄甲城区的卡点,也是全区280个防疫卡点中最普通的一个。这支由机关干部,村、社区干部,基干民兵组成的队伍正冒着严寒,带着口罩和红袖箍,严格对过往的车辆、人员进行全面消毒、体温测量和身份登记。“为了工作方便,我们建了个防疫工作群。”九龙街道林业站站长陈荣闯说,“有几次我们将夜间工作的照片和小视频发到微信群里,都会收到点赞、鼓励,虽然风很冷,但我们的心却是暖的。”

沙锅屯乡下新安村村书记朱志民已经在卡点住了18天。白天他回村上继续排查、做防疫宣传,晚上就准时回到卡点上岗。坐久了觉得冷,就起身来回走走,实在困了倦了,就跟其他值守的人员一起唠唠家常。被问道这些天高压状态下
的工作感受,前一秒还在雷厉风行排查过往车辆的朱志民突然变的有些腼腆。“我没觉得辛苦,也没想那么多,我只知道我是村书记,就要做好这份工作,老百姓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期望,百姓安全了,我们就没有白白付出!”寥寥数语,朱志民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,帐篷前昏暗的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,很长。

“你为我坚守前线,我为你支援后方”

黄土坎乡万屯村卡点的帐篷里支着一个炉子,炉盖上的地瓜已经烤的焦黄,村干部一边从床底下拉出两箱矿泉水和一箱泡面,一边告诉我们,这些东西都是村民送过来的。“村上的人看着我们每天确实很辛苦,都自发的给我们送些吃的,这处设置卡点本来地方不够,住在这的人家知道后主动给我们腾出地方放帐篷,并帮我们把电都接好了。”下松村村主任于建华为了能让夜间值守人员更暖和些,自掏腰包焊了个不透风的棚子供大家休息,自己戴着一次性口罩,却想法设法为其他工作人员买到了35N95口罩,解决了一线防控人员口罩紧缺的燃眉之急。

疫情面前,人人都是参与者,人人都是战斗员。九龙街道辖区大三学生申宇主动要求夜间值守,为家乡的防疫工作贡献一份青春力量。沙锅屯街道退役军人荆玉川是兴电社区支部书记马文军的爱人,当马文军在工作岗位忙碌的时候,他也第一时间投入到社区志愿者的行列,每天身背消毒喷雾器为商贸城的菜市场消毒。社区卡点的取暖棚被风刮坏,他和其他志愿者在大风中工作6个多小时,紧急搭建了临时帐篷,让寒夜又变得温暖。2017年,荆玉川曾因心脏肥厚型梗阻性心肌病做过手术。127日,他因劳累过度旧病复发住院近一个礼拜。马文军提到丈夫,有些愧疚和自责,但更多的还是尊敬和骄傲。“在他住院期间我因为工作原因只照顾了一天,但是他没有丝毫埋怨,反而开导我、安慰我。希望这场战役快些结束,让家人团聚,让一切恢复如初。” 

“群众的安全健康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感谢”

晚上10点,南票矿区总医院发热门诊依然亮着灯。值班室的墙上贴着一张“决心书”,感染科9名医务人员都在上面郑重签了名。李春启是当班医生,穿上防护服后怕污染,几小时不能吃饭、喝水,更不能上厕所。他是离发热患者最近的人,却依然选择忘情工作。“说不害怕那是假的,但是作为医生,我们要相信自己的专业水平。”李春启说,“我的女儿现在在北京,也是医生,此刻也在一线岗位上忙碌,做爸爸的要当好女儿的榜样。”值得一提的是,发热门诊中有4位医护人员都是已退休返聘人员。接到通知后,他们没有一个人因害怕动摇、后退,而是都选择了积极应战。我们敬佩,我们感动,但在他们眼中,这只是作为一名医者的天性,实在不值一提。

正如那张决心书上写的那样:“疫情扩大我们不会胆怯,面对民众的恐慌、周围人异样的眼神,我们的决心和勇气不会动摇。我们决心战斗到疫情防控战的硝烟散尽,确保南票地区父老健康,南医同仁平安。让我们共同迎接疫情防控的春天!”

夜色深沉,隔着口罩我们甚至看不清他们的脸,但那一双双坚定的眼神却在向我们传递希望和力量。这样的“守夜人”太多太多,我们虽记不全他们的名字,但我们知道,他们都是“人民群众健康的守护者”。他们让我们相信,待日出东方,冰雪融尽,我们终将迎来崭新的一天。

来源:南票区委宣传部